返回列表 發新帖

仙道炼心(情色版)-洞房花烛 君仪碧宁花想容

[複製鏈接]

10萬

主題

10萬

帖子

35萬

積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359428

论坛元老

發表於 2020-2-12 12:24:17 | 顯示全部樓層 | 閱讀模式


  当晚古香君给白君仪单独安排了一间新房,碧宁和花想容同意她俩共一间新房。李瑟当然是先去和白君仪洞房,再去碧宁和花想容的洞房。

  可谁也没想到,白君仪竟然不让李瑟掌灯,洞房中一片漆黑。原来白君仪脸薄面嫩,怕古香君、薛瑶光她们在外面看热闹,自己以前可没少嘲讽她们共事一夫,如今自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所以不想让别人在外面看笑话。

  两人都瞧不清楚对方的身子,当此情境,身体的交流自然最能达到满足情欲的手段。李瑟一抱白君仪,温软的触感充盈满怀,再一摸她肌肤,更加是细致匀润,着实令人爱不释手。

  既然无法观赏佳人之美,李瑟手上也就格外努力,在白君仪身上到处细访,先摸肩,再摸手,来来回回,摸到了她的胸部。一触及那圆挺的嫩乳,白君仪顿时叹了口气,声音透着愉悦的韵味。

  李瑟听了,心中一阵悸动,指头忍不住胡作非为,捏住她的两边乳头,轻轻施力,搓弄起来。白君仪的身子弹了一下,微声叹息,发出的声音有些颤抖。只搓了没两下,小小的蓓蕾已然茁发,很快坚硬了起来。

  李瑟张开手掌,盈握她的双乳,轻快地上下揉动,乳波荡漾之际,白君仪也跟着喘息起来:“啊……啊……啊、等……等一下、唔……嗯、唔唔……”

  水嫩的乳团满盈于手,耳中又闻声声娇啼,李瑟哪里能等,心中越发难耐,每将她的乳峰向上一托,手掌便顺势抚摸一圈,令白君仪倍感陶醉,娇喘连连。李瑟自己更是兴致高昂,着意爱抚,听着白君仪娇声悦耳,心中爱意大盛,心道:“不知道君仪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要是……要是可以看上一看,可有多好。”

  他想像着白君仪害羞欢喜的神态,心中更觉情致潮涌,兴奋难言,把玩白君仪酥胸的同时,渐渐出了神,不觉喃喃地道:“君仪的胸部,好嫩,又好柔软……真是舒服……”

  白君仪听他这么说,顿时心慌意乱,羞得无地自容,娇声嗔道:“你……你说什么嘛,好……好丢脸……嗯?嗯、啊……啊啊!”

  就在这时,李瑟出其不意,一改温柔,用力捏了一下她的乳房。白君仪霎时浑身一颤,肢体酥软,受到的冲击使她不自禁地吟叫。李瑟忘情地抚弄她的乳峰,想着她美丽的面容,此刻是何等销魂诱人,更加激得他血脉贲张,热血直涌下体。

  他听得白君仪的呻吟已然娇腻之极,万难压抑情欲,心里一股冲动,当下转移目标,放过了白君仪汗水淋漓的双乳,转而绕至背后,一把摸到她丰盈的臀部。

  白君仪“唔”地轻吟一声,倒在李瑟怀里。李瑟吻了吻她的耳朵,轻声耳语道:“这里摸起来,也很舒服呢……”说着恣意揉弄,偶尔又在她背脊上轻拂。

  白君仪胀红了脸,自然而然地扭起了腰,喘道:“讨……讨厌……那里……嗯、噢啊……啊、好痒、不要、嗯、哼、嗯嗯嗯!”

  原来李瑟又转移阵地,这回用指头在她腋下逗弄,登时引得白君仪娇声嘻笑。

  李瑟轻声道:“君仪的笑声也很好听喔。”他指头放缓,白君仪仍是柔声巧笑,在他怀中扭来扭去,已是香汗如雨,娇态更甚,连声喘道:“别……别逗我了啦,我……啊、啊……我……我的身体……已经……已经……”

  李瑟微笑道:“已经怎么了?”右手向下移动,摸到了她双腿之间,登觉一片湿润,已经爱液泉涌,沾濡满手。

  “啊……”白君仪张唇轻叹,搂着李瑟的脖子,跟着奉献一吻。李瑟热情回吻,再次拥抱白君仪,两人胸脯相贴,白君仪的乳房被压得有些变形,身体摩擦之时,汗水的润滑,使两团嫩肉发出细微的声响。

  人一身处黑暗,心态上不自觉会少了许多顾忌。李瑟如是,白君仪亦如是,两人肢体相缠,难分难解,浓郁的情欲迅速扩张开来。

  白君仪紊乱地喘着气,纤细的手指在李瑟的身上攀附着,感受男子的气息,心里不胜爱恋,呢喃地道:“好……好舒服喔……嗯……嗯……”

  她依恋地抚摸着李瑟的肌肤,慢慢地向下游动,停在他腰际,开始拉下他的裤子。就在这时,白君仪忽然觉得裤子卡到了什么硬物,不禁伸手去摸了摸。一摸之下,便听李瑟喉间发出一声古怪的声音。

  白君仪心头怦怦直跳,轻声道:“这……这个……”左手稍微握住那东西,右手食指在先端轻轻碰了一下。李瑟“唔”地低吟一声,好似忍耐着什么。白君仪自然已知道那是什么,不禁羞得脸蛋滚烫,却并未放开,反而用指尖轻轻抚摸棒身,悄声说道:“还是第一次摸到……真的好硬喔。”那羞涩的语气,反映出白君仪毕竟不谙此道。李瑟却更加兴奋,摸了摸她的脸蛋,柔声道:“君仪……喜欢吗?”

  白君仪脸上发热,极是害羞,不知如何回答,只得以行动代替回应,一双纤手爱惜地把玩着那根宝贝。在她温柔的揩拭之下,李瑟只觉全身热血狂冲而去,大力捧场,宝贝更形粗大。

  白君仪也感到手掌中的棒子更加雄伟,不禁心中羞赧,轻声道:“又……又更大了……”

  李瑟嗯了一声,快感剧增,低声道:“因为你的关系啊。”

  这话只把白君仪窘得不知所措,轻声说道:“我……我不知道啦。”

  李瑟享受了片刻白君仪的巧手,初时只是好玩,不久却慢慢吃惊起来,心道:“君仪……君仪的手……好厉害,真是……真是舒服……”

  那柔若无骨的小手,灵巧得令李瑟无可挑剔。白君仪沉醉地爱抚他的宝贝,如奏琵琶,如抚瑶琴,时而轮指,弄得他心跳若狂,时而吟猱,使他身躯颤动。

  这纤纤素手的功夫,可丝毫不比古香君的樱桃小口逊色,李瑟极端亢奋,已觉难以克制,阳具贲跳振奋,胀得疼痛。他忍不住便想:“要是君仪再摸下去,说不定,我……我……已经要出来了……”

  白君仪听着李瑟呼吸粗重,芳心又羞又喜,心道:“他喜欢这样,那……那我就继续做下去。”跟着摸到圆囊的底部,李瑟又忍不住颤了一下。白君仪的手指探及最根部,感到一处甚为光滑,不禁多揉了几下,手掌又包围住囊袋,细细抚玩着。李瑟受了这样的刺激,登时紧咬牙关,勉强忍耐,低声说道:“……君仪……我……我……啊……”

  白君仪微微一愕,放缓动作,说道:“怎……怎么了?”停在那前端的手指忽觉湿黏,已有阳精溢出。白君仪手指一搓,陡然惊觉,慌忙叫道:“啊,等……等一下……”李瑟忽然将她拉近身来,搂着那柳腰,阳具直挺,低声叫道:“君仪,给我……”

  白君仪大羞,虽然心里也是很想,却又带着几分畏惧,哀声道:“可……可是……现在那个,好大……我怕。”

  李瑟的阳具已经顶在白君仪私处,一碰到那湿淋淋的花瓣,更是欲火高炽。他胀热不堪,只想马上冲锋陷阵,但仍然顾及白君仪感受,一听白君仪楚楚可怜的求诉,只好悬崖勒马,不再挺进。可是此时他箭在弦上,岂能不发?他实在无可忍耐,登时咬牙切齿,气喘呼呼。

  白君仪低下头来,再次握住他的宝贝,觉得手中坚实,热如炭火,知道他正极力克制,甚感歉疚,柔声说道:“对不起……你进来罢,我……我已经不怕了。”李瑟正强行克制,阳具忽被她玉手重行掌握,不禁浑身剧颤,勉力说道:

  “当真?”白君仪转而抚摸他的腰侧,悄声说道:“真的不怕,可是……你得先封住我的哑穴。”

  李瑟一怔,随即明白,知道她生怕自己失声,会惊动其她夫人,明早被笑话,当下点了她的哑穴,柔声道:“君仪,你现在不能说话了,受不了的话,就用力打我好了。”白君仪喉头嗯了一声,心中忐忑之际,李瑟已挺起宝贝,向她的桃花源探索。

  灼热的感受渐次侵入体内,白君仪其实还是相当害怕,她用尽全身力气,紧紧搂着李瑟,唇齿紧闭,急促的呼吸,可知她心头的紧张。

  李瑟的阳具已经进入寸许,白君仪的心悸动不已,张口欲呼,但只是发出几下咿呀的声音。李瑟轻抚她的身体,一边缓缓磨动进入,柔声安慰,说道:“君仪,别怕……”

  白君仪明知视线不清,但还是奋力点头。她下身火热胀塞,痛得泪水满盈,几次想要示意李瑟停下,但都强自压抑,心里只是一个念头:“我要相信他……我的身体,也只能给他……”

  她失神地喘着气,全身的肌肤似乎都热得发烫。她环抱李瑟的背,将头埋在李瑟的颈边,热烈地吻着他的身子,藉以排解越来越不堪忍受的痛楚和快感,眼泪还是滴了下来,滴落在他的肩头,心里思绪混乱:

  “好痛……已经……受不了了……”

  “不要……不要!我不要……再做……这种可怕的……事……”

  “可是,他……他真的……很好……这样温柔……”

  “他……在我的身体里……好充实的感觉,好喜欢……”

  “怎么办……呢?”

  白君仪迷惘地吻着李瑟,承受他的进攻,心灵和肉体同样苦乐交织,不知所措。

  终于,李瑟完全进入了她的身体。当阳具彻底贯入的那一刻,白君仪全身震动,喉间彷佛要炸了开来。下身为火热的阳物所充斥,白君仪只觉痛楚难言,珠泪轻弹,娇喘吁吁之中,带着声声呜咽。

  李瑟听出她声带哭音,连忙解开她的哑穴,拍着她的背脊,柔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还是很……很痛么?”白君仪苦闷地呻吟几声,抹抹泪水,哽咽地道:“有一点。”跟着勉强微笑,说道:“郎君,喜欢吗?”李瑟一愕,道:“什么?”白君仪柔声道:“我的身体。”李瑟脸上一热,搔了搔脸,道:“这……怎么这样问?”白君仪娇羞地靠在他身上,柔声呢喃:“喜欢的话,让我知道吧。不要……不要一动也不动啊。”

  李瑟心头怦地一跳,吻了吻她的香腮,轻声道:“我会的。”他加意爱抚着白君仪的身体,确认她痛楚已减,便抓着她的腰枝,前后摆动起来。

  “唔……啊啊……”白君仪柳腰轻摆,动得几下,便忍不住轻声哀啼。痛楚慢慢消散,一股甜美的快感渐渐涌现。白君仪扶着李瑟的肩,一双美腿分跨他的腰边,紧紧夹住。

  每一次摆荡,白君仪的身体便激烈的反应出来,长发挥洒,乳峰动摇,大量的爱液水花四溅。她逐渐失却主宰,朱唇轻颤,发出了几声甜蜜的呼唤。

  一听到白君仪的春声,李瑟便无法沉着应战了,心情激荡之余,双手更是用力晃动,深深感受她私处肉壁的收缩,几乎便要将他吸引得就此放射。他竭力忍耐,才没有马上便弃甲投降,深深呼吸一下,更是用力挺进。

  这时白君仪双手一软,支撑不住,整个人伏在李瑟身上,大声喘气。李瑟稍微拉起她的娇躯,自己弯腰低头,把脸埋在她的胸前,舔舐双峰之间的乳沟,下身依然猛烈冲撞着。

  “啊、啊、啊啊……”白君仪大感羞耻,却也更加失魂落魄,身不由主地浪叫起来,一双玉臂搂住了他的颈子,再也不放。

  李瑟埋首乳间,品味白君仪柔嫩的酥胸,下半身依然勇猛奋进,令白君仪犹如置身梦幻,如痴如醉。她漫声喘息,毫不保留地放出诸般浪荡声息,情致缠绵,火热无比。

  这可是她从来没有过的放浪姿态,这时却矜持尽失。她紧搂着李瑟,扭动那玲珑有致的胴体,失声叫道:“啊啊……再、再来、啊……啊……”

  李瑟的亢奋,丝毫不比白君仪少了。他从未想到白君仪的身体能这样令他疯狂,不但美丽,而且成熟。不管是丰盈的乳房,还是圆润的大腿,乃至于令人销魂无比的私处,都散发着一种独特的魅力。平时的白君仪淡雅贞静,有若出水芙蓉,可是面对情郎,竟也能娇艳如斯,如何不让李瑟心荡神驰?就连白君仪,也不知道自己能够这样享受男女情爱,心醉神迷之际,也不禁羞红了脸,可口中的娇喘就是停不下来。

  浓情蜜意,满布洞房。不知过了多久的激战,李瑟抽动的力道由迅猛转为凝重,不再是狂风骤雨,但是每一击都深入白君仪娇躯,直抵深处的嫩肉,让她遍体颤动,婉转哀叹,掩不住其中的舒畅。

  终于,李瑟的腰部做出了最后一下冲刺。沸腾的热流决堤而出,汹涌贯入娇嫩的肉体。

  “啊啊……嗯……嗯啊、啊、啊……”

  白君仪发出柔弱而高亢的舒叹,像是由云端跌落的仙子,无力地倒在李瑟怀抱里。下体丰腴的嫩壁似乎依依不舍,紧密包围逐渐松懈的肉茎,对于充盈的阳精,也涓滴不漏地接受。

  两人真的是做到了筋疲力尽,汗流浃背,回味无穷地交缠着,喘息声此起彼落。

  白君仪神智朦胧,沉醉在无尽的温馨旖旎之中,轻轻地叹道:“我……我是……在做梦么?”那声音柔顺无比,却又细细的,若有若无,当真有如梦呓。

  李瑟吻了吻她的樱唇,轻声说道:“不是作梦,是真的啊。”

  白君仪“啊”地轻叹一声,如带醉意,呢喃道:“真的……是真的呢。”

  轻语之中,幸福之意油然而生。

  李瑟胸膛贴着她的丰胸,享受那软绵绵的充实感,在她耳鬓轻语:“君仪,真是太棒了……”白君仪一听,羞得握起粉拳,在他肩头轻轻一捶,娇声嗔道:“别……别取笑人啦。”李瑟柔声道:“是真的啊。”说着,在她额头亲吻一下,满怀情意。

  白君仪娇弱地依着他的身子,柔声说道:“以后,我真的是……你的人了。”

  李瑟微笑道:“我也是你的。”

  白君仪浅浅一笑,道:“你是我们的……夫君……快去碧宁和容儿洞房吧……”

  来到另外一间新房,两个美人已经翘首以待了。李瑟先和花想容一阵温存,花想容娇喘吁吁,两眼水汪汪地凝望李瑟。碧宁有点害羞,光溜溜的躲在棉被里,只露出半张脸来,犹是羞红似火。

  李瑟温柔地让花想容躺在床上,抬起了她的双腿,微微叉开,让两腿夹住他的腰侧,正露出那神秘的花丛。李瑟欣赏着娇艳欲滴的花朵,右手抚摸着她平滑柔软的小腹,指尖在脐边游走引逗。

  “唔嗯……啊……”花想容轻咬下唇,眼睫微颤,发出既无奈、又兴奋的呢喃。眼前两个如花似玉的俏姑娘,皆是自己的爱侣,如今在一张床上,却各自含羞带怯,值此情景,李瑟如何能不动心?那话儿自是早已精力弥漫,昂然挺立,随时要冲锋陷阵一番。

  李瑟便把阳物在花想容阴户上摩擦轻触,轻碰微接。花想容给身如火炽,被引得又羞又急,娇声呻吟道:“唔……好……好热哦……郎君别……不要再耍我了啦……我……啊……”那娇贵的花瓣绽放着美不胜收的绛红,花蜜源源不绝地流出,将李瑟龟头也沾得通体湿润,闪闪发光。

  李瑟看着花想容竭力忍耐的神情,又是哀怨,又是羞涩,登时激得他情致高涨,低声道:“容儿,要去了!”花想容轻轻“嗯”地一声,心里想道:“等会要放浪点,让碧宁好好看看郎君怎么爱我的……”

  李瑟吐了口气,向花瓣内冲击过去。阳具已经接受蜜汁的洗涤,相当滑溜,一插之下,花想容浑身一颤,已破关而入,花想容长舒口气。

  眼见花想容已经是情热如火,李瑟腰间连连挺进,如同节节进攻的步行军,每一深入,花想容便受到更甚于前的快感。

  “啊!啊呀!好……好舒服……啊啊啊!呜……啊……!”这浪涛般的进击带给花想容强烈的震撼,口中不自觉的喊叫起来。李瑟猛地一冲,玉茎直抵花瓣最深处。花想容花心突然膨胀得很大,而且前端突出,其形状就如两条巨龙在抢夺红光闪闪的龙珠顶在龟头上。

  花想容脑海陡然间一片空白。感觉下体火热难当,疼痛转为麻痒,嘤咛一声,不觉扭起了腰。

  李瑟缓缓抽动起来。花想容的私处内潮湿柔软,固不待言,且兼收缩甚紧,摩蹭的感觉强烈之极。李瑟只挺进数下,便觉那花心的珠子美不可言,忍不住渐渐加快了速度。

  “啊啊……啊呀!啊、啊、唔啊……”花想容全身承受着李瑟的爱意,失神地娇吟着,硕大的巨乳正和他结实的胸膛互相挤压,感受着温热的男子气息。两人脸庞相对,立时缠吻起来,放纵的春声便成了低沉诱人的嗯唔。

  李瑟忽地离开了两片樱唇,起身采跪姿,将花想容双腿抬起,扛在肩上,双手转而托住她纤腰后。如此一来,两人交合之处高高拱起,滋滋声响之下,更可见到一根通红之物不停进出柔嫩的少女秘地。花想容爽不可抑,叫道:“老公……啊、啊、唔……插穿了……”

  碧宁在一旁看着如此淫靡的景象,心跳不已,眼见花想容失魂落魄的陶醉样子,忍不住脸上发烧,双腿紧紧夹住。

  李瑟奋力冲刺,兴奋到了高亢处,忽然按住花想容膝弯处,向前猛推,两膝直压到了她乳房,像要把花想容翻过去一般。

  “啊呀!啊、啊……好……好美啊……唔……”花想容身子被李瑟推得曲起,阳物每一次冲击,就被推得前后摇晃,好似腾云驾雾,飘飘然、陶陶然。

  只见花想容香背着床,晃前晃后,双乳被膝盖压迫得挤向两旁,香汗随之飞溅,又有自乳端滴落的。李瑟单臂横压住她膝弯内侧,另一只手却去玩赏她白嫩的屁股,抚摸揉捏,满手温软。

  “唔啊!”花想容心头快感狂袭而至,被这接二连三的攻势弄得气喘嘘嘘,哀声叫道:“啊…我…我…嗯嗯…不…不行了……老公…郎…君…我…啊……”

  李瑟更加兴奋,加快抽送,真如狂风暴雨,直冲得花想容兴奋不已,那天仙般的体态更显得柔弱不堪,螓首急摆,香汗如雨,哪里能说出话来,只剩下银铃乱摇的吟叫。

  李瑟亢奋已达极峰,身子一冲,阳精万马奔腾般破栏而出,猛烈无匹地贯进了花想容胴体。花想容蓦地一阵颤动,好似一波火热巨浪将她抛上虚空,霎时间没了神智。

  “啊……啊啊啊!”高亢的叫声稍一持续,花想容颓然侧首,气喘嘘嘘,双乳如浪起伏,在激情后犹自难以平复,余波荡漾。李瑟一抽出阳具,花想容股间立时涌出了大量的汁液,或清或浊,甚有冒泡而出者。床上三人看了,都禁不住脸红心跳。

  花想容满脸羞红,娇喘道:“看啦……你把人家弄成这么难看。”李瑟喘了几下,微笑道:“怎地怪我了?”右手一探,摸了摸紧缩的花瓣,掬起了一些汁液,手掌爱怜地回味花想容的雪白胴体,所过之处,都濡了一片湿亮。

  花想容慵懒无力地撑起身来,向李瑟下身低下头去,把那根正在休养生息的肉棒含在嘴里,双唇向前一送,一点一点地亲吻、舔舐,柔得难以言喻,阳具上湿答答地,在花想容口中更加滋滋有声。李瑟浑身一颤,双手搂住花想容香颈,轻轻摆腰,在花想容嘴里抽动起来。肉棒又渐渐朝气蓬勃起来。花想容微一转头,向碧宁笑道:“姐姐,你来试试。”

  碧宁脸色羞红,自躲在被子里,低声道:“我不会啊。”花想容笑道:“来做几次就会了啊,你看喔……”樱唇微绽,轻吐绛舌,往那气势腾腾的顶端舐了一下。李瑟坐起身来,轻轻摸着花想容如云秀发,轻声道:“容儿,你别太累啦。”

  花想容神色娇羞,将那东西贴在唇前,笑道:“只怕要累的是你呢。”转头对碧宁说:“姐姐,你来接替。”

  碧宁大羞,不肯出来,偷偷瞧着李瑟,好一阵子,才钻出棉被来。不安地看着李瑟的下体,犹豫片刻,伸出右手去摸了摸顶端。花想容收了手,在碧宁背上轻轻一推,娇笑道:“姐姐,加油喽!”碧宁面红耳赤,心道:“这我怎么会嘛?我……万一不小心咬到,怎么办啊?”

  李瑟见碧宁一副又羞又急的神态,脸上香汗欲滴,极之娇艳,心中一荡,一把拉过碧宁,微笑道:“妹子,你且试试,别怕。”碧宁脸上烫得直要冒出烟来,低声道:“郎君……你……你真想要的话,我就来了。”趴在李瑟腿上,微一迟疑,启唇碰去。

  碧宁生涩地吻着李瑟的肉棒,虽然努力,却不得要领,始终不敢把它含进嘴里,只是不断拙劣地舔吻。但这种稚嫩的技巧另有一番刺激,那就是难以满足,勾引得李瑟心痒难搔,下身真如烈火中烧,直想把碧宁立时压倒,主动大干一场。只是既然想体验碧宁初次的口中功夫,也就竭力压抑。

  碧宁越弄越是害羞,心道:“容儿怎么能做得这么好?我……我真的不行啦,到底该怎么弄嘛……”

  正在此间,碧宁正吃肉棒吃得如痴如醉,忽然两只柔嫩的手掌自背后探到自己胸前,轻轻揉着她的双乳。

  “唔……嗯……”嘴中被李瑟塞满,碧宁只能含糊地发出喉音。碧宁本能的夹紧双腿,哪知却把一片片浪水挤了出来,白皙的肌肤显得艳丽多端。花想容从背后抱住碧宁,在她耳边轻声指点:“手上再用点力……嗯……现在要吸一下……对了……嗯嗯……你做的很好嘛……”她软语指示之余,也看得心神不宁,摸索着碧宁精致的胴体,轻声喘息,藉以发泄心中遐思。

  碧宁口中吞吐,已经羞得不知如何是好,加上花想容的动作,不断逗弄少女身上最敏感的部位,越发春情难耐,闭紧双眸,不顾一切地含弄起来,将阳具上的棱头直吞进去,使力吮动。花想容又指点碧宁用口怎么做才能让李瑟射精,碧宁也领悟得很快,慢慢就放开自己享受起口交带来的新奇和刺激。

  李瑟见碧宁忽然积极起来,也就尽情享受她的口舌侍候,下身快美不堪。花想容玉乳贴在碧宁背上,小手却到碧宁股间寻幽探秘,拨草掘泉,纤纤十指弄得湿淋淋地,犹不肯休。

  此时她也无暇给碧宁什么指导了,心中情欲又生,倒想快快把李瑟的阳具抢过来。碧宁受着双重刺激,更是心跳不已,鼻音渐浊,俏眉紧蹙,本来十分卖力的吞吐套弄,忽然吐出李瑟那湿黏的阳具,娇喘连连,哀求道:“郎君,我想要啦……”

  这句话说得娇腻之极,边说手还不停的套弄肉棒,李瑟本来已要在她口中射出,此时热血上涌,一个克制不住,猛地一颤,一道白浊液汁急喷而出,毫不保留地洒在那张渴望的脸庞上。

  “哎呀……!”碧宁吓了一跳,睁大了双眼,满脸都在阳精喷洒之下,口中温温热热,也喷进了不少。

  李瑟呼了口气,苦笑道:“妹子,你干嘛把它吐出来啊?”碧宁羞得低下头去,低声道:“我……我想要你把它放在那里嘛。”

  李瑟闻言对碧宁笑道:“那妹子,你再把它含硬了我就把它放进你那里去。”看着碧宁那张精致美丽的脸上留着精液,颜射美女的满足和兴奋让李瑟恨不得马上就插入占有这个曾经一直刁钻为难自己的美女。

  碧宁有了刚刚的经验已经知道怎么做了,而这时花想容凑过来舔干净她脸上的精液,然后和她一起舔肉棒,李瑟也不多说,抱过碧宁的下身也舔弄起处女的幽香小穴来。

  碧宁面红耳赤,心里虽羞不可遏,却给情欲焚烧得无力相拒,两条玉腿跪着,昏昏想道:“他竟舔那儿……呜……可羞死人了……”

  李瑟见这道红绉绉的嫩缝儿,旁边数根细茸,很是稀疏,淡淡的几根毛覆盖在高凸的阴阜上,透过阴毛可以清楚的看见阴阜上皮肤的颜色,阴阜上的脂肪垫肥厚饱满,高高的鼓起,两片大阴唇上没有阴毛,而且把小阴唇含在里面,不反唇,饱满丰腻,漂亮光洁,性感诱惑,黑白分明。特别是她的肉缝,嫩红色的一条线,总是合的那么严,既使李瑟用手把她的大阴唇扒开,里面的小阴唇也含的很深,而外阴的形状更是美妙无比,她的穴肉肥嫩得出奇,大腿动的时候穴肉都跟着颤动,真不愧是穴中极品。

  看得李瑟百脉贲张,心中狂跳道:“怎有这样的美穴?”只感无比的新鲜刺激,口舌指手已不能释放那迫切的肉欲,只有把大肉棒插入其中才能满足。

  碧宁只觉花底给一根炙烫的东西抵住,只煨得通体欲融,听李瑟在耳心颤声道:“宁儿,我要进去了?”

  才要点头,便感男人直迫了过来,不知给戳着了什么地方,一道剧痛顿如闪电般贯穿了身子,眼中泪水已一涌而出,失声呼道:“不要!”

  本来她早已淫水淋漓,可是阴道窄小,而李瑟的阳物却出奇伟硕,这一交接自是痛楚非常。

  李瑟赶忙顿住,但花膜已穿,龟头刺着内瓤的娇嫩美肉,只爽得龇牙咧嘴。

  碧宁婉转娇啼,在男人怀里时挣时推闹个不休。

  李瑟只抱着她轻怜蜜吻,底下虽不敢再动,却觉鱼肠似的花径迳自纠蠕不止,玉茎仍不由自主地慢慢朝内陷没,心颤道:“宁儿的里面太美妙了!”

  忽地前端触着一物,尖尖滑滑的有些刮人,正软软地点着龟头的马眼,不禁汗毛皆竖,忍不住稍微发力,谁知立将那物揉成一团。

  碧宁娇呀一声,浑身绷紧,四肢死死地缠搂住男人,神情仿似咬着了一只最青涩的酸柠檬。

  李瑟心中如痴似醉:“这个老婆的花心儿妙不可言,竟与别人大不相同的!”

  一时忘乎所以,轻轻几下勾探,立又弄得女孩大呼小叫,慌忙再次停住,只觉那粒软滑妙物尖尖地挨在龟头上颤然蠕动,不由骨头都酥了。

  碧宁泪挂粉腮失魂落魄道:“怎……怎会这样的?好……好难受……”

  李瑟柔声哄道:“一会就好,你且放松,待会自然就舒服啦。”

  悄悄低头看去,只见茎身上缠绕着丝丝触目心跳的鲜红血迹,心中又是一阵悸动:“不知我修了几世的福份……老婆个个都是处女……”

  碧宁仿若未闻,又迷迷糊糊地呻吟:“热死了……你……你好……烫……呜……”李瑟怔道:“什么?”

  仍垂目望着两人的交接处,见自己的肉棒尚露半截在外,前端却感已抵尽头,不禁销魂思道:“宁儿不单窄,也是最浅的……”

  碧宁摸摸脸又咬咬手,莫明其妙地接道:“你……你……我……我……嗯…好奇怪……“仿似烦躁难奈地扭动了起来。

  李瑟已御过数名处女,经验丰富,也试着随之轻轻搅动,声音愈是温柔:“好些了么?”

  过不片刻,便觉碧宁的身子松软了下来,阴内也似雨后小径般泥泞滑溜。

  碧宁秀目如丝双颊染桃,在底下彷徨无措,两条粉腿不知何时勾在了李瑟的腰上。

  李瑟又道:“还痛么?”

  一连几问,俱不闻答,知其苦尽甘来,便开始缓缓抽送起来。

  碧宁苦色渐去,俏脸上的妩媚越来越浓,忽地失声娇啼:“嗳哟!”

  随后绮声便时断时续此起彼伏,娇娇柔柔地荡人心魄。

  李瑟见她已入佳境,渐渐放肆起来,奈不住嫩径的紧紧纠缠,倏地几下颠耸,棒头皆往池底的小花心送去。

  碧宁立时失声颤呼,她身子十分娇小,花房又窄紧非常,顿给男人抽扯得宛如风中摆柳,是另一种可人风情。

  李瑟瞧在眼里,心头有如火燎,抽耸之势愈渐狂野,每一下均似意欲尽根而没,无奈如何努力,皆余半截在外。

  碧宁香汗淋漓,忽地痉挛起来,口中连连娇唤:“啊……啊……酸……啊…你你……郎君……啊呀!好酸……坏蛋!啊……“仿佛不堪承受,两只脚儿乱蹬乱踩,身子便往上方溜

  滑而去,玉贝拖过之处,竟蜿蜒出一缕晶亮的浆迹来。

  李瑟周身血沸,岂能容她逃开,急忙挥军追杀,将她抵在角落里怒抽狠耸。

  碧宁瘫痪似躺在床上,醉酒般任由李瑟癫狂摆布,口中啼唤均止,似乎快到了那欲仙欲死的要紧关头。

  李瑟便往前狠狠的冲刺,棒头次次准准顶着碧宁的滑嫩心子。

  碧宁娇啼声声,酸得无以复加。

  李瑟不禁兴动如狂,早忘了碧宁还是个豆蔻初绽的女孩子,下下皆尽大弄大创,势如流星赶月后羿射日,仿佛欲将整根巨杵没入她那窄窄短短的花径。

  碧宁也似忘了所有的羞涩,娇声如流水般啼呼出来:“不……不要了,我要……要坏……坏了……啊!啊!不要……不要……啊……要……要尿呢!”

  剧颠中两条腿儿几勾不住男人。

  李瑟面赤如火,见她反应比适才的花想容还要厉害三分,不禁万分销魂,底下极力颠送,闷哼道:“你尿你尿,尿给我吧,可快活得很呢!”

  碧宁嘶声渴喘,只觉各种难挨难辨的奇妙感受纷至沓来,一浪浪堆积叠累在体内某处,竟似欲尿方快,心中大慌,还想强忍,蓦地花心儿无可遏制地奇酸起来,不由尖啼一声,娇躯旋又绷紧如弓,四肢死死的缠抱住李瑟,排出了今生第一股极乐的阴精。

  李瑟只觉她那粒嫩心竟又硬了些许,抵得龟头一阵发酥发木,稍微挪转便尖尖地揉到了马眼上去,更是无比的销魂蚀骨,跟着便有一股极滑的浆液淋了过来,热乎乎腻溜溜地包住了大半根肉棒,闷哼中已如江河决堤般射出精来。

  碧宁已觉极美,不想给李瑟那阳精一灌,刹那间魂飞魄散通体尽酥,顿又攀上了另一个绝妙的巅峰,股股滑浆泉涌而出,只丢得难歇难止。

  旁边的花想容瞧得眼饧魂酥,死死地缠搂着爱郎,忽脱口道:“郎君,我……我……还要……”

  李瑟犹在碧宁的嫩瓤内狂注怒射,欲仙欲死地应道:“嗯,这就来……”

  活春宫看得花想容只感觉自己满身如在火烧,欲火焚身,一只手大力的摩擦着阴阜,阴蒂也硬了起来,吐出阴核,如东海明珠。

  花想容将李瑟那射精后湿湿软软的阳具含在口中饥渴地舔吮着它,她那美妙的香舌,在肉棒与睾丸上面到处舔弄,将精液与蜜汁都舔到口中,津津有味地咽下。肉棒很快被舔硬,接下来,她含住肉棒,螓首激烈地上下晃动,同时用妩媚眼神凝神着李瑟,口舌动作激烈殷勤,舔吮得啧砸有声。当肉棒硬到她想要的大小,花想容淫笑着骑上李瑟的身体,纤手捏着那根大肉棒对准自己的滴着淫水的粉嫩阴道,缓缓下坐。

  “噢!”花想容娇吟了一声,终于再次把阴道里的空虚填满了,瘙痒止住了,肉棒好大,真的好大,快要撑破了!

  花想容忍不住睁开了一点美目,只见李瑟的肉棒正一分一分的进入自己的蜜穴,可是,自己的花心已经触碰到肉棒的顶端了,可是,仍然有很大的一截没有进去,而且两边的肉壁已经快要被撑破了,“郎君,你的肉棒要把我弄死了!”

  阳具刺穿了层层叠叠蠕动不停的肉壁,直顶花心,那里却是一开一合,周围的肉壁在不停的收缩,仿佛在吸吮着李瑟的阳具。

  花想容紧窄的肉壁紧紧地包裹着李瑟的肉棒,那阵舒爽让李瑟几乎要上天了,而且,肉棒已经顶进了花想容的花心里面,一个小小的吸盘把李瑟的龟头吸着,像是要把里面的东西都吸出来似的。

  花想容阴道不停的收缩,随着肉棒的深入,花想容的娇吟声渐渐变成了娇喘声,巨大且超长的肉棒远远超过了花想容蜜穴的可容纳尺寸,无止境地将花想容的蜜穴不断地扩大,而花想容不知道是因为痛楚还是快感,不断地向上翻着白眼,嘴角也是流出了一道亮晶晶的涎液。

  巨大的肉棒在花想容的起伏吞吐中慢慢深入阴道,每进一寸,花想容的叫声就提高一分,其实已经进入到花想容的花心里面了,可是仍然有一截在外面,就在这时,李瑟忽然下身用力一顶,只听见“噗嗤”的一声,外露在花想容蜜穴外的一截肉棒竟然全部插进去了。

  花想容“啊”的一声尖叫,终于坐实在李瑟胯间,阴道里面的肉壁一收一缩的,还不时吐露淫水,龟头已经插进花心里。适应期过后,花想容双手撑在李瑟膝盖上开始抬起屁股吞吐肉棒。

  李瑟感觉花心就像一会吸吮的小嘴,但是却比小嘴多了一丝快感。不停的吞吐着龟头,时不时吐露一些炙热温暖的阴精让李瑟的阳具时不时挺破入花心内,那是另一片天地。

  随着李瑟的缓缓抽动,花想容一双结实圆润的美腿不时的颤抖着,美腿的尽头还不断的分泌着甜美的蜜汁,雪白的美腿再一次泛起红霞。

  花想容双颊晕红、媚眼如丝,一副羞到连眼部下敢睁开的模样,娇躯的动作却是愈来愈大,挺送之间愈发落力,敏感的花心在那一下下接连不断的刺激当中,不住散放着鲜花欲放的风情。虽说花想容幽谷仍紧夹着,不断涌现的淫蜜春泉却令幽谷里头既润滑又火热,不至于让李瑟难以细品她的紧凑,也不至于使上下套弄问难以动作。

  尤其当李瑟双手齐出,分别托住花想容饱满坚挺的美峰时,那自毛孔处不住钻人体内的感觉,更似火上加油般令她忘形、令她沉醉。虽说她胸前双峰甚是丰满,李瑟的手无法掌握,但李瑟手法甚是奇妙,着手间都触及了花想容敏感之处,令花想容错觉自己的酥胸被他一触,体内的欲焰便又高了一层;而当李瑟指头轻轻揉捏着峰顶玉蕾之时,动作虽是极尽轻柔,力道似有若无,仿佛根本没有碰到,可在花想容的感觉里,却如雷鸣电闪一般,刺激得她差点叫出声来。

  李瑟感受着洞穴温暖的快感,花想容的娇躯不断散发着浓郁的香气,一双硕大无比的巨乳在李瑟眼前晃动,一双美目带着浓浓的桃花,好像要把李瑟的魂魄都勾进去似的。

  花想容丰腴、雪白、圆润的臀部有规律地起伏着,她可以感觉到阴唇在动作中翻动着;也可以感觉到肉棒在,穴里缩胀、跳动着;龟头有力地撞击,更有将她抛向天际之势。

  李瑟的手忙着摩挲着花想容的身体,眼睛也忙着捕捉跳跃的丰乳,还似乎意犹未足地挺着下身,彷佛要用肉棒刺穿她的身体,重重地往上顶。

  李瑟的肉棒急剧地在湿润的阴道抽动着,龟头上的圆凸刮在阴道的内壁,而产生了阵阵磨擦的快感,花想容忘情地呻吟出声,但仍不忘挺着小腹把阴阜迎凑着急送的肉棒。她只觉得浑身酥麻,轻飘飘的,彷佛飞了起来一般。

  李瑟刚一觉得肉棒突如其来地酸,随即紧抓着花想容的腰部,一阵狂抽猛插,然后紧紧地贴抱着她,自顾急促地喘息着。花想容觉得李瑟的肉棒深深插在穴内,虽然没有抽送的动作,但那种龟头在跳动、肉棒在缩胀的感觉,却也让她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只见她急摆肥臀狂纵直落,不停上下套动,把个肥涨饱满的小穴紧紧的套弄着李瑟的宝贝。李瑟但觉花想容那两片阴唇一下下收缩,恰如她的樱唇小嘴般紧紧咬着宝贝的根部。仰卧着的李瑟上下挺动腹部,带动宝贝以迎合骚浪的阴户,一双魔手不甘寂寞,狠狠地捏揉把玩着花想容那对上下晃动着的大乳房,最大限度的享受着这个妩媚狐姬的风情万种。

  花想容雪臀用力,令幽谷更加紧凑,吸着那火烫肉棒不放,靠着腰力在李瑟身上旋转扭摇,幽谷中随着角度变化感受到各种不同的刺激.交合处更是不住磨动,幽谷口那敏感的小蒂早被磨得硬挺起来。

  随着动作间的肉体磨挲,种种曼妙快意不住涌上心头,加上李瑟手段过人,花想容只觉整个人都被快乐胀满,尤其这样旋磨的动作,使得花心紧紧包住刺入的肉棒顶端,虽不像方才大起大落,可厮磨的快乐却另有一番强烈滋味,花想容舒服得汗水流了满身,却是不愿停止。“哎……我……啊……唔……哎……”连番旋磨之下,花想容只觉花心处哗然欲泄,无与伦比的美妙滋味袭上身来,醺然欲醉之中,樱唇虽启却是无法说话,勉力出口的单语无法状拟她身心正经历的绝顶快意。

  花想容纤腰不由扭挺更疾,更加火热地让花心给肉棒旋转缓磨;幽谷之中春潮泛滥,随着她愈来愈激烈的动作流泄而出,舒服的花想容彷若身心都给送上了仙境,迷茫之间全不知人间何世,只享受着那茫然快意。

  见花想容闭目呻吟,纤细得犹似不堪一握的柳腰竟不住舞出活色生香,李瑟忍不住松开正将那贲挺美峰拿住的双手,滑到她汗湿的纤腰上头,触手处只觉纤细之中带着无比结实火热的劲道,虽不若双峰柔软丰腴,却格外有种滑溜的手感,不由轻轻抚玩起来,感受着那纤腰中结实火热的力量,已近高潮的花想容扭得愈发落力,香肌已烧得火红。

  给李瑟这样抚玩,花想容只觉腰间被他刺激搓揉的部位不住传来种种奇特滋味,直烧幽谷深处,令腹下的欲火烧灼更烈;香峰巨乳不住舞动跳跃,偏生那饱挺处却没了男人的大手把玩,晃动在胸口的巨乳有点令自己失去重心向前倾。

  李瑟尽根插入的肉棒,清楚地感到阴道里的温润,还有那种彷佛吸吮般柔美的蠕动,让李瑟无法抑制内心的欲望,只求更深入,让整根肉棒,甚至整个人去感受被紧裹在窄湿的阴道里,那种既遥远又模糊的记忆。

  “嗯……嗯……啊……”花想容随着李瑟向上推动的力道,气若游丝地呼应着,算是允诺,也算是谢恩。抽插在穴里的肉棒,让她感到一种无可取代的快感,她的手渐渐紧箍着李瑟的肩颈,内心一种期盼着更激烈的动作,而身不由己地扭腰摆臀动了起来。

  花想容浮动的下身,让李瑟的抽送越来越顺畅,也越来越加速、加重。交合处在抽送中发出滋滋的溅水声;肌肤撞击发出“啪!啪!”的声响,交杂在“嗯……啊……”的呻吟声中,彷佛在演奏着一首淫乱的交响曲。

  情迷意乱之间,花想容已忘却了一切,只能任他尽情蹂躏,幽谷热情地夹紧了插入的肉棒,使得李瑟抽插力道愈来愈强,才能在那举步惟艰的地方畅行无阻,每下都深深地攻到她渴望被插的敏感花心之上,令她淫水不止,娇躯不住抽搐,承受着让她畅快的美妙拍送,曲谷香津不止,可无论如何都无法把体内高潮之美泄出一点点。“哎……好……好棒……你……啊……你好强……好高明……哎……插……插到那里了……容儿好舒服……唔……啊……要……要泄……嗯……再……再用力点……再深一点……嗯……啊……你……你把容儿……插得……又要死了……啊……”

  口中哭叫着语不成声,幽谷仿佛生出了无数张小口般将李瑟紧吸不放,在媚骨之体的不住吸吮,每下深刺之间,李瑟的肉棒上头的感觉如此深刻,酥麻滋味直透背心,很快也近强弩之末。他终于再忍不住,双手紧紧扨住花想容纤腰,力道猛得像是要在腰上留下抓痕一般,偏生这般用力正对此刻花想容的胃口,她似痛实快地高叫了几声,花心处仿佛收网一般,将李瑟龟头紧紧吸住,那像是身心都炸碎在极限快感中的滋味,让花想容一声娇甜的哀吟终于彻彻底底地瘫了下来,再也动弹不得。

  “嗯啊……老公……轻点……容儿……快不行啦……啊……”花想容彷佛感受到一种受虐的快感,在酸、疼、酥、麻、痒五味杂陈中,内心的淫欲立即窜到最高点,并且在肉棒急遽的磨擦、顶撞几下之后,感受到一次泄身的高潮马上要来临了。

  李瑟抱住花想容的纤腰,下体像疯了一样往上挺动。

  花想容秀发飞舞,淫言浪语,“噗哧”的抽搐声音在不绝于耳。

  淫水四溅,连李瑟的阴毛也湿润一大片,粘连在小腹上,肉体之间的拍打声更是在房内荡漾。

  “嗯啊……要来了……”花想容突然感觉到一股阴精喷洒而出。

  阴精淋漓而下浇在龟头上,让龟头更加酥酥麻麻,一股股快感如潮水轰击着李瑟。电流般的滋味在他的龟头上最为聚集,其余的都由阳具传到全身上下。

  李瑟大力的抽插着花想容的骚逼,阴精外泄出来,花想容:“嗯嗯啊嗯”呻吟声萦绕在周围。李瑟感受到这精液已经要溢出来了,连忙做最后的抽搐,他一下接着一下的强力抽送,就好像火山喷发般,把熔浆喷发到她的体内最深处,那熊熊火焰,令花想容全部的肉体和灵魂都在烈火中吟唱着焚尽的快乐。连番的高潮早已将她的身心送上仙境,此刻李瑟那美妙无比的最后几次撞击,更将花想容送上了九九八十一天外,美得她娇躯剧颤,终于在那无边的畅快当中泄了最深刻最强烈的一波。

  花想容被火热的阳精刺激的无比舒服,她热烈的和李瑟缠在一起,身体几乎是和着他射精的频率一样同时的在颤抖着,她的阴阜也开始又一次的断断续续的抽搐,一紧一紧的肉洞压榨着肉棒,好象要把李瑟所有的精液都挤的干干净净,一滴不剩。

  婚后第二日,白君仪之夜。

  白君仪春心荡漾,气息短促地伏在李瑟身上,满脸通红,一双美目痴视李瑟,那眼神深含着渴望,幻想,焦急的混合,胸前起伏不定,双峰一高一低的颤动者。李瑟一见更是深情激动的伏过身来,给她一个甜蜜的长吻。白君仪热情如火,双手抱着李瑟的脖子,伸出舌头来,她的火热舌头,干燥欲裂,一碰到李瑟的舌头,就像干草碰烈火,更是猛烈无比。、

  “嗯……郎君……仪儿好难过哦……”白君仪一边晃动身子,一边娇媚的说。

  李瑟抱着白君仪,李瑟这么一抱,立刻感到白君仪胸前那两颗粉嫩圆滑的奶子正隔着她的衣服紧紧贴在自己的胸怀,而且从白君仪身上传来阵阵迷人心神的女人体香,李瑟哪忍受得住美艳的白君仪那副成熟丰腴的肉体所带给他的刺激,他的阳具迅速地胀硬,隔着罗裙紧贴着白君仪的小腹。

  “小宝贝,我要吃掉你。”

  听着李瑟,白君仪真是觉得既欣喜又害羞,,因为李瑟的阳具正胀硬着紧靠在自己的小腹上,受了阳具的刺激,此时白君仪性欲高升,她只感丰乳顶端的乳蒂胀硬微痛,而下体穿着亵裤的嫩穴更是骚痒难止,并从她粉嫩微张的桃源口流出一丝丝美味的淫汁,透过亵裤直流下大腿,白君仪脸上一阵娇红的咬着李瑟的耳根问道:“郎君,仪儿美吗?”

  李瑟也咬着她的耳根轻声说道:“你真是美如天仙。”

  李瑟开始说起甜言蜜语来,现在的他,对付女人可是一套接着一套了。

  听到李瑟的赞美,白君仪内心无比的喜悦:“郎君,仪儿穿这样好看吗?”

  白君仪试着让自己的声音自然而温柔,但是她自己都听得出来,自己的声音竟有些颤抖。

  “很好看,脱光更好看。”李瑟赞美着:“仪儿的身材真的好美。”

  边说,边看着白君仪诱人的身体。

  白君仪知道李瑟的眼睛一直盯着她那高耸的椒乳和阴部,而从李瑟双眼里冒出来的熊熊欲火,仿佛连她自己的下体都被烧到了,她的下半身不由得火热而搔痒,顿觉花心一阵痉挛,滚烫的淫水立即不听使唤地从肥嫩的桃源里汹涌流出。

  “坏郎君,看你的样子,好象要把我吃了一样。”白君仪故做娇嗔地道。

  “我就是要吃你。”李瑟色迷迷的说。

  说完,直接将白君仪上半身那透明的白色纱衣脱去,显露出仅存的一件粉红肚兜,李瑟见状内心的冲动更是不由得上升,因为他清楚的看见白君仪那两颗雪白丰嫩的椒乳将粉红的薄纱肚兜撑起,并且可以隐约的瞧见两点尖硬的乳头。

  白君仪半推半就,她将雪白的大屁股坐在李瑟的大腿上,双手环抱着李瑟的脖子,问道∶“郎君,你爱我吗?”

  “我爱你,胜过爱我自己。”

  “看在你在我家做那么久杂工的份上我相信你。”

  “难道我在其他方面不能表明我爱你吗?”

  “我以前不知道一个男人为一个女人禁欲那么久是多么难的一件事,现在终于明白了。尤其你还是有那么多好老婆的男人。”

  “你明白了就好。”

  “郎君,就算你是演戏骗我,那你以后要骗我一辈子哦!”

  “我怎么会骗你呢!”

  李瑟一回完话,立刻就被一张娇红艳丽的朱唇紧贴在自己的嘴唇上,白君仪以她柔嫩湿润的舌头强烈地挑逗着李瑟,吻着吻着,更是主动的将舌头伸进李瑟的嘴中。

  这时李瑟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欲火,配合着白君仪,双手抱着白君仪那如杨柳般的小蛮腰,白君仪与李瑟的舌头在彼此的嘴中交缠舔弄着,他们就这样甜密亲热的接吻着。

  吻了一阵之后,李瑟带着一丝尚连着白君仪的口液说道:“宝贝,你的身子我昨晚都没看到,现在让我好好看看你的身子。”

  白君仪想不到李瑟还惦记着这事,双目羞涩的娇瞪了李瑟一眼,然后慢慢撩起她身上的短衬裙,露出了亵裤,淫汁又从她的桃源里流了出来,她能感到它们把她的内裤淋的更湿了,白君仪两条腿颤抖着,只觉得从下身又流了好多淫水出来。

  李瑟充满欲火的眼神,让白君仪股间不由得一阵酸麻,她带着挑逗的眼神,将身上的透明睡衣往上撩起,露出肚兜包裹着的丰满椒乳,大椒乳随着呼吸而起伏,乳晕上像葡萄般的乳头那粉红色的光泽让人垂涎欲滴,而下身只剩那件勉强包住私处的小亵裤,那隆起的阴阜热气腾腾,茂盛的阴毛已从四角裤的边缘跑了出来。

  看到白君仪修长的大腿和丰满的大白屁股,在窄小的亵裤包裹下,充满了十足的诱惑,李瑟忍不住蹲了下来,靠近白君仪的臀部,那平日只能隔着衣服或窄裙所看见的丰满臀部,现在没有任何阻隔的呈现在他眼前,粉红色透明的亵裤紧包着鼓凸凸的阴阜上,透出的阴毛黑压压的一片,阴毛浓密地延伸到小腹,如丝如绒的覆着那如大馒头般高凸出的阴阜,扣人心弦,亵裤中间凹下一条缝,将整个阴阜的轮廓,很明显的展露在他的眼前,这种兴奋让李瑟冲动得热血沸腾,下身坚挺。

  李瑟看着白君仪下体那粉红色亵裤的底端,因为紧绷而陷入一条清楚的细缝,而且还发现上面是湿的,这一幕看得他血脉直往上冲,几乎想把脸贴上去。

  李瑟不顾那么多了,大胆的掀开了白君仪的裙摆至大腿上方

  那乌黑亮丽的阴毛便曝露在他的面前,李瑟的左手伸到白君仪大腿中央,隔着亵裤触碰着白君仪久未有男人慰藉爱抚的桃源。

  当李瑟的手接触抚摸到白君仪那神秘柔嫩的所在,阳具已是胀硬至极点,此时李瑟感到手指有股湿热之气,并有着温热的液体沾在手上,白君仪更是忍不住快感而娇吟:“啊……好……”

  李瑟受到白君仪大胆妖媚的诱惑,欲火更加的旺盛,脑中只想与眼前娇媚动人的白君仪好好地亲热一番。李瑟被欲火所驱使,他开始隔着肚兜用力地搓揉着白君仪那肥硕的丰乳,在白君仪胯下的手也似不输给搓揉椒乳的手一般,不停的用手掌隔着亵裤摩擦着白君仪那长满阴毛的幼嫩桃源。

  白君仪哪忍受得住李瑟这般激情的刺激爱抚,她那两颗引人狎思的肥奶逐渐地胀大,而椒乳上的两点乳蒂更是因为变得尖硬与肚兜互相摩擦而感到有些痛楚,同时全身不停微微地颤抖着,至于雪白的双腿中央早已是汪洋一片,淫水沾湿了大腿内侧,当李瑟的手愈是温柔地抚摸着她的桃源,白君仪更是不自觉得的将她的双腿愈张愈开,尽情享受着李瑟带给她的欢愉。

  随着李瑟温柔激情的爱抚,白君仪愈来愈觉得欲火难耐,由下体传来的骚痒感流遍全身,白君仪伸手一搜捉住了李瑟的阳具,并大力的上下搓揉着,现在她已经是一个被欲火充斥脑海的淫荡妇人,她的嫩穴在搓揉下骚痒得不能自抑,淫水自她桃源口源源不绝地流出。

  “啊……好舒服……我要……郎君…………啊……我要……要你……”

  白君仪体内需要男人慰藉的炽热性欲到了此时已是一发不可收舍,她不仅用她那娇嫩柔滑的小手伸进李瑟的裤裆内,不停的直接搓弄着李瑟那根她梦寐以求的粗硬男儿根,同时更是向眼前可以带给自己愉悦的男人,再度献上自己艳香赤红的朱唇。

  白君仪的粉脸凑了过来,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白君仪的舌头伸了进来,毫不犹豫的吻着李瑟,李瑟也响应白君仪的行动,抱紧着白君仪和她接吻,舌头轻轻的吸吮着白君仪甜美的香唇,白君仪的舌头深入嘴里时,李瑟也用舌头迎接互相缠绕,两人就这样沉醉在热吻中。

  白君仪与李瑟就如此互相激情的接吻、互相激烈地爱抚着,贪婪索求着对方的肉体,此时房中的这三女一男早已抛开世俗礼教的禁忌、道德伦理的束缚。此刻李瑟、白君仪早已欲火薰心,只是将对方当成是世间最娇美艳丽的女子及世间最俊俏雄伟的男子,能完全地满足彼此那股已是不吐不快的熊熊欲火。

  李瑟伸出他的手,沿着白君仪的臀部向上移动,一直到达白君仪的椒乳,不断地揉捏她丰满的椒乳,双手因为用力过猛,指尖深深陷入肉里,李瑟把白君仪的乳头夹在自己的手指之间,不断地挤压,然后把白君仪的乳头唅在他的嘴里,饥渴地吸取,舌头更是来回研磨着乳头。

  “啊…………吸它……用力的吸吧……好美……”

  白君仪无力地呻吟着,她的乳头肿胀着充实在李瑟的嘴内,白君仪娇美柔软的声音、火热的眼神,重重的刺激着李瑟,这使得他更卖力地吸吮着。

  李瑟用力地吸吮白君仪的椒乳,用舌头上下拨弄着因兴奋而肿胀的乳头,不一会儿他的舌头由白君仪的胸部开始往下舔,直到雪白的大腿内侧,然后用头挤进了白君仪的大腿之间,脸朝着白君仪的阴阜,他抱紧白君仪的大白屁股,把脸贴在亵裤上摩擦桃源,火热的呼吸喷在敏感的地方,白君仪有如被电流从后背掠过,感觉到亵裤底侧已经被阴部涌出的大量淫汁弄湿,白君仪口中放荡的呻吟着:“啊…………快……我好痒……喔……”

  李瑟的手自然而然的伸进白君仪的亵裤里,抚摸着她丰满的臀部,他凝视着白君仪,一手慢慢的探向白君仪的亵裤,先是用整个手掌隔着那一层透明的薄纱轻抚着白君仪的桃源,再慢慢的撑开松紧带伸进去,终于摸到了白君仪那浓密的阴毛,他爱怜的顺着阴毛往下轻轻的抚摸着。

  李瑟轻轻的褪下白君仪那条已经湿透的窄小的粉红色亵裤,他的心跳加速到极点,白君仪的阴阜整个呈现在他的面前,浓密的阴毛从小腹一直往下延伸,下面一条裂缝早已湿润不堪,两片阴唇微微的张开,诱人至极。

  这时白君仪突然将李瑟从自己的身旁推开,白君仪羞红了她那美艳的娇容微微的低了下头轻轻的说道:“郎君……不要着急……仪儿……的……”

  一会之后,白君仪又抬起羞红着的俏脸并端坐在床前,一把掀起自己下半身的透明长裙及粉红的肚兜,露出了她那未着亵裤而又充满女人淫水味的幼嫩肥美的桃源,接着更是大胆的将自己的大腿张开至即使是她自己也不敢相信的淫荡境界。

  李瑟一见白君仪做此淫荡妖媚的姿势,他裤裆里的阳具更是胀硬得令他隐隐作痛,因为他清楚的瞧见了白君仪那既神秘又淫猥的性感桃源。方才瞧见的仅是覆盖在桃源上的黑亮阴毛已叫他血脉贲张,兴奋难抑,如今更是瞧见白君仪全身最神秘的粉嫩桃源,怎能叫他不心神荡漾呢?

  白君仪见李瑟出了神的直盯着自己那羞于见人的桃源,不禁更是羞耻不已,于是急忙双眼紧闭,将羞红了的粉脸转到一旁。李瑟就如此瞧了自己的白君仪的桃源一会儿,那覆盖在白君仪阴毛下的粉红桃源像是尚未破瓜的处女嫩穴,在茂盛的阴毛遮盖下只能看见一条粉红肉缝,那淫荡的桃源被肥美的大阴唇所掩盖,仅是如此的璇丽春光,让李瑟已是按耐不住的一手握着了自己那粗硬的阳具,并上下不停的搓揉起来,口中说道:“好美……仪儿……你的那儿好美……”

  听见李瑟这么说,白君仪缓缓转过羞红的俏脸,却撞见李瑟正用贪婪淫邪的目光紧盯着自己下体的桃源,并用手隔着裤裆搓揉着阳具,“啊……”白君仪见此尴尬的情形羞叫一声,又将早已火红的俏脸转往旁处。

  李瑟见白君仪如此娇羞动人的骚样,心中怜爱及欲火之心更是大起,按在下体的手更是大力的上下搓揉着自己的阳具,双目还是眼巴巴的紧盯着白君仪那熟嫩的桃源。

  “好仪儿,我要好好的看看的你的下面。”

  说完,李瑟来到床前跪下,白君仪颤抖着双手伸往下体,用双手先是抚平覆盖于下体那茂盛亮丽的阴毛,使自己那肥美骚淫的桃源缝完全地暴露出来,接着把心一横,撇开羞耻及难为情的心理,在羞闭着双眼的情况下,用手指缓缓地剥开自己下体的粉嫩阴唇,在李瑟的注视中露出了女人胴体那最为神秘的地方。

  李瑟见白君仪的桃源之内处近在眼前,抚在阳具上的手指不禁加快了搓揉的速度,白君仪那粉嫩嫩穴的深处是如此的鲜红肥美,那覆盖在嫩穴上方的阴毛则更显亮丽,那景像看来,白君仪的嫩穴有如活的生物般却不惹人生厌,反令人对之产生怜爱之情,但又如此能令天下的男人为之疯狂,李瑟的心情激荡不已,性欲早已升至最高顶点。

  李瑟跪在白君仪下体前凝视了白君仪的嫩穴好一会儿,白君仪忍受不了李瑟在如此近距离之下对自己下体贪婪的视奸,顿时白君仪下体传来一阵火热的骚痒美感,早已湿润的嫩穴又不禁从开口处缓缓流出一丝丝甘甜的淫汁,同时嫩穴内的嫩肉一阵令她感到甜美骚痒的收缩,更是将淫美的嫩穴弄得更加湿润亮丽。

  李瑟伸出微微颤抖的手指再次触摸在自己白君仪那媚丽动人的粉嫩嫩穴上,他的手指缓缓地在白君仪敏感的嫩穴处爬行摸揉着,白君仪虽是娇羞的闭着双眼,可是此时李瑟温柔的爱抚在她那最为敏感之处,怎能不叫她心神荡漾?于是她又微微睁开双眼,媚眼如丝、脉脉含情地瞧着自己生命中第一个男人,一股股销魂欲仙的快感不停地充斥着白君仪的全身,而那下体幼嫩娇美的嫩穴早已湿了大片,且嫩穴开口处更是不停地流着甘美的淫汁。

  “啊……哦……好郎君……啊……”

  白君仪忍不住骚痒的甜美感而轻轻的呻吟出声。

  李瑟此时的激情欲火不下于白君仪,他愈是抚弄着白君仪的嫩穴,他握在自己下体阳具上的搓揉速度愈是加快,而白君仪下体所流出的淫汁气味早已充满了整个房间,更何况李瑟还近距离正面对着淫水味的来源之处,岂有闻不到白君仪下体所散发出的浓浓气味,李瑟凑前狂闻,不由得心旷神怡、欲火更旺,口中说道:“仪儿……你那儿好香甜……我闻得好舒爽呀……”

  “啊……郎君……不要那样说……哦……仪儿好难为情呀……”

  白君仪娇红着艳脸微微摇头道,此举令李瑟对白君仪更生怜爱及欲火之情。李瑟欲念如狂,猛的将头埋入白君仪的两腿之间,用力吸入白君仪的淫穴发出的那又骚又香的气味,然后拨开白君仪浓密的阴毛,把嘴压在那湿淋淋的阴唇上,开始贪婪的吸吮着,并且把舌尖插入白君仪的阴阜中翻搅不已。

  李瑟分开阴唇,努力地吸着白君仪的桃源,不断用舌头在阴道一进一出的舔着,白君仪开始呻吟并且把她的桃源拱起到李瑟的面前,她紧紧的抓住李瑟的头,她的大白屁股努力的往上顶,李瑟的舌头向白君仪桃源的深处猛烈的舔着,又用中指插入白君仪又湿又浪的穴里搅动着,刺激得白君仪淫荡的不断扭动自己的下体。

  突然,白君仪猛抓李瑟的头发,把他的脸更加的贴近她的阴阜,口中大叫:“喔……郎君……我要丢了……好爽……”

  白君仪的肉体不断地痉挛,她的大腿不断地发抖,她的大白屁股不断地撞击着李瑟,淫水连连滴落在床上,而李瑟仍然不断地舔着白君仪的嫩穴,并且插入一只手指去抠挖,白君仪的淫液不断的外流,流到整个大腿根部,然后流到床上,把床单弄湿了一片。

  白君仪的身体痉挛着,双手紧紧抱住李瑟的头,好一会儿白君仪才平静下来。

  白君仪休息了一会儿后,让李瑟躺在床上,接着跪倒在李瑟下体的中央,用她那雪白冰柔的小手贴在李瑟的裤裆之下,一阵粗硬灼热的男人触感传至白君仪的手掌之中,白君仪不禁羞红着艳脸,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